您當前的位置 : 太原新聞網 >> 經濟新聞

菠蘿蜜出瓊島記:從“沒人種”到“搶著種”

2021年08月19日 15:28

  “什么果子一年四季都能賣?”

  2016年,26歲的何中正在廣東打了幾年工后,學會了看中央一號文件?!凹涌焱七M農業現代化”這行粗體字,在他腦中被迅速翻譯成以上問題。

  這種下意識的反應,源于他出生于空氣中都飄著水果芳香的廣西。

  菠蘿蜜!這個瞬間躍出的搜索結果,就像一種命運指引,領著熱血澎湃的他,毅然奔向陌生的熱帶水果之鄉海南。在這之前,他甚至不知道海南是菠蘿蜜的主要產地之一。

  這一年,26歲的江西人郭浮生生平第一次吃到菠蘿蜜。大若冬瓜、皮似鋸齒的造型,一開始讓他心生拒絕;但厚肥干爽的果肉又熱情地抓住了他的味蕾,令他完全停不下嘴。彼時,他還分不清菠蘿蜜與榴蓮、榴蓮蜜的區別,只知道那是一種高端水果,“超市里一小盒幾十塊,一般人吃不起”。

  剛從枝頭摘下的菠蘿蜜,白色果膠汩汩涌出。攝影|郝縵

  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,伴隨一首《請到天涯海角來》火遍大江南北,淘金夢吸引“十萬人才下海南”。當時間進入21世紀的第四個五年,內地的電商發展撩撥熱情而勇敢的海南,新一代的“后浪”們開始嘗試互聯網賣水果。

  2014年,海南農產品網上銷售額從一年前的6億元猛躍至60億元,實現了“一年十倍”的驚人突破。這,也是“熱帶果王”菠蘿蜜逐漸出圈的重要開端。

  最“拼”的水果

  高端水果?

  從踏入海南島的那刻起,何中正就發現,這是別省人對菠蘿蜜最深刻的誤解之一。

  這種“甘愿”被種在行道上、庭院內的植物,非常樸素,種子扔到哪兒就長在哪兒,無需悉心照看就能茁壯成長?!逗D鲜≈尽まr業志》介紹,解放初期,菠蘿蜜主要分布在瓊山、文昌、屯昌、澄邁、定安等紅土地區,而今已遍及全島,從海拔16米到1600多米,到處都有。

  年平均氣溫22-27℃、年光照1750-2650小時、光照率50%-60%,獨一無二的氣候溫度條件,為海南發展熱帶水果農業創造了得天獨厚的條件。早在清代末期,海南島就有野生菠蘿蜜,但缺少園地栽種,品種單純、產量也很低;直到上世紀初,菠蘿蜜才成為栽培的經濟作物之一。但由于交通閉塞,蔬果進出島困難,瓊島水果以自銷為主。

  而今,海南普遍種植的菠蘿蜜是馬來西亞1號品種,由海南儋州國營西聯農場于1999年從馬來西亞、泰國引種試種成功,具備“見效快、效益高”的優點,栽種18個月便可四季掛果。

  這種拼命長的勁兒,讓何中正震撼?!皼]見過比海南菠蘿蜜更拼的水果了!”在別的省份,一年兩熟的水果已算“勤奮”,但粗生、高產的菠蘿蜜竟然可以整年無休,掛的還是動輒三四十斤的“水果之王”,一次穩穩掛五六個,“絲毫沒有吃不消”。

  ▲海南菠蘿蜜因速生、易長、豐產的特點,擁有“多子多?!钡募樵⒁?。攝影|郝縵

  不少當地人說,“菠蘿蜜胸懷大志,由內而外?!惫庾圆挥谜f,菠蘿蜜絲可以炒著吃;種子大如橄欖,竟然可以燉湯;而樹身木質堅硬,白蟻不近,是建造上等建筑和制作家具的良材。

  “這么拼,卻沒賣起來,可惜了?!焙沃姓醯胶D蠒r,菠蘿蜜仍以線下銷售為主,一部分大果銷往全國,經商超加工后,果肉被剝出、裝入果盒,標上不菲的價格,置于精致的展示冷柜中;絕大部分小果則被加工為菠蘿蜜干,或直接投喂牲畜?!俺讼憬?,猴子最愛菠蘿蜜?!?/p>

  這又和菠蘿蜜的個性相關。碩大的身型決定了它天生就是一種“社交型”水果,需要大家一起拼著吃;而且,不被了解的菠蘿蜜,一旦以真容示人,可以實力勸退眾多“嘗鮮者”。但規整剝好的菠蘿蜜果肉,金燦燦、黃澄澄,看著高端,價格也高端。

  不僅如此。彼時,菠蘿蜜的最初一公里也處于堵塞狀態。2015年到海南挖掘市場的果商老沈說,由于信息流不暢通,只要將菠蘿蜜從地里導入市場,差價最少0.5元一斤。

  “我們要讓全國人民都吃上菠蘿蜜!”這是當時不少新農人的“雄心壯志”。

  “甜蜜”大作戰

  2018年初,郭浮生嗅著菠蘿蜜的氣味轉戰海南。那時的他,已操盤過不少電商項目。

  他與何中正合伙,一個管線上,一個管線下;一個負責運營,一個負責貨源。身型上,他們一瘦一胖,唯一的共同點是,皮膚都不白?!拔覀z生動地演繹了菠蘿蜜的生長過程,先抽條,再長膘,最后果體發軟、皮膚變暗,那就是熟了,哈哈?!?/p>

  每年8月中旬是菠蘿蜜大量上市的時節之一。晴朗的早晨,那些八成熟的菠蘿蜜被長長的割刀一劃,就會墜入果農等待的懷抱,然后被整齊堆疊在路旁,等待前來收貨的大卡車。而在瓊北許多地方的集市上,賣菠蘿蜜的村民有的挑擔,有的擺攤,在村口的收購站前,擺起長長的陣仗。

  ▲形如牛肚的菠蘿蜜挨挨擠擠地堆疊在一起,等待上車。攝影|郝縵

  這是菠蘿蜜上行的起點,接下來的一路,充滿挑戰。五年來,在海南活下來的果商,至少經歷了三場大戰的洗禮。

  首先,戰臺風。臺風是菠蘿蜜的“天敵”,對其會造成毀滅性的傷害。為保住果樹,果農只能忍痛砍掉樹枝;而它們需要一兩年的休養才能重新掛果。

  “前兩年有次臺風,貨船停航,沒有提前通知。我們好幾車貨在碼頭積壓了三天,客人收到后發現大批量的腐爛問題?!弊尷仙蛴∠笊羁痰氖?,事后一系列的售后投訴電話直接把好幾個客服都打哭了。

  第二戰,戰物流。作為催熟性水果,菠蘿蜜不能乘飛機,只能坐船。但從前車馬慢,貨船少,物流貴,每公斤的運費要一塊五;而且運輸沒有保障,時常壓倉,售后情況令人揪心?!扒皟赡?,我們一般統一拉到廣西,從那兒發貨,每公斤省0.6元?!惫∩f。

  近年來,隨著海南電子商務的不斷發展,當地的物流設施不斷完善,海南菠蘿蜜終于不用舍近求遠,遠赴廣西“求發貨”了。據郭浮生介紹,“這兩年海南島果量上來后,快遞價格降了六成之多?!?/p>

  第三戰,行業混戰,比拼的是性價比,背后是新農人的綜合運營能力?!皩τ陔娚潭?,菠蘿蜜是挑戰性指數極高的水果。夏天怕果子熟過頭;冬天怕遇上病果;下雨天還要犯愁爛果。資源、客服、運營、倉儲四大板塊,只要有一個沒把控好,滿盤皆輸?!崩仙蛘f。

  何中正與郭浮生的戰場在拼多多,全國最大的農產品上行平臺。在對運營模式“千錘百煉”后,他們目前采用原產地直發模式:一方面通過平臺將海量的“甜蜜”需求進行歸集;另一方面,他們與三亞、儋州、萬寧、文昌等地的七百多戶果農合作,清晨收割,果不落地,直接流水線上車,當晚快遞發走。

  ▲8月1日早晨,文昌市蓬萊鎮的一家基地里,果農們忙著收割成熟的菠蘿蜜。攝影|郝縵

  “這種模式,因為路徑短,倉儲可以省兩分(每公斤,下同),售后節約五毛;單量提升后,快遞又省了兩分。價廉物美就是這樣摳出來的?!焙沃姓f,下一步,他們打算承保果園,進一步鞏固資源板塊的優勢。

  菠蘿蜜自由

  在海南熱帶農業的廣闊天地中,年輕的新農人們披荊斬棘,各顯神通,而共同的結果是,曾經偏安一隅的菠蘿蜜正加速滲透繁榮的國內市場。

  “前兩年,我們一個月的訂單量通常是10萬加;今年,單量旺時一天就有1萬單,就算壓縮訂單,也有2000-3000單/天?!惫∩J為,今年的菠蘿蜜一直在熱銷,沒有淡季,“高峰訂單超過每月20萬單,相比去年同期翻番都不止”。

  8月17日,拼多多正式開啟了第三屆農貨節,何中正了解到,今年拼多多將在前兩屆農貨節的基礎上進行品質升級,重點通過“百億補貼”對全國優質農產區以及地理標志農產品進行超額補貼,助力各大農產區打造優質的產地品牌,提高地理標志農產品的知名度。

  “這對海南菠蘿蜜是一個很好的機會”,他第一時間報名成功后,已調度儋州、文昌等地每月600萬斤的供應量,支持即將到來的三個月的旺季。

  從父輩就開始種植菠蘿蜜的農戶潘先生表示,近兩年,海南沒有受到大臺風的影響,菠蘿蜜喜獲豐收;而且之前價格越賣越高,農戶今年也搶著種?!斑@些都決定了今年是菠蘿蜜大年?!?/p>

  ▲風調雨順以及種植規模擴容,今年將是海南菠蘿蜜大年。攝影|郝縵

  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香料飲料研究所博士蘇蘭茜在其主筆的論文《波羅蜜栽培研究現狀及發展趨勢》中介紹,目前,中國菠蘿蜜栽培面積超1萬公頃,絕大部分都在海南,已形成規?;虡I栽培,年產量達15萬噸以上,年產值約20億元。

  產量上升后,菠蘿蜜的價格也正變得越來越親民。前兩年,一顆“甜蜜炸彈”動輒上百元;而今,單個超20斤的網果,拼多多農貨節的百億補貼價只要不到50塊。越來越多人實現了菠蘿蜜自由。這也引得更多人嘗試這一“南國佳果”。

  “菠蘿蜜是一種回頭率特別高的水果,一種情況是小朋友喜歡吃;另一種則是其自帶社交屬性,同事、朋友可以輪流買、拼著吃?!惫∩f道。

  海南菠蘿蜜出圈了,永興荔枝、三亞芒果、澄邁福橙、保亭紅毛丹……這些還會遠么?在自由貿易港政策的支持下,搭乘電商快車,海南的熱帶水果正將我們的生活變得越來越甜蜜。

(責編:范婉璐)